父母臥床不能自理,有什么好方法讓老人安度餘生?過來人說大實話

人生命曆程之中,晚年時的終末期,是一個人最痛苦,最難熬的一段時期。尤其是臥病在床的老人,他們的生活,每日都過得極其煎熬。老人不僅自己生活痛楚,還連累了子女。照料臥病在床的老人,兒女們必須付出太多時間和精力。

臥病在床的老人,由於身體的病苦,造成情緒不佳。由於心情鬱悶,他們常常會無緣無故地鬧脾氣,對兒女們的照顧吹毛求疵,讓兒女們的精神幾近崩潰。父母和子女私家看護都在痛苦中度日,天天都生存在鬱悶的心態當中。那么,父母臥床不能自理,你有什么好辦法讓他度過餘生?二位過來人實話實說。

李阿姨:

我的老母親今年已是九十四歲的高壽,很多年以前,媽媽就一直跟著我生活。我有一個哥哥兩個姐姐,哥哥姐姐們家庭成員諸多,只有我是離異單身狀態,一個人生活。媽媽早已偏癱二十一年,她剛偏癱的前些年,我與哥哥姐姐們輪流照料,每家照料半年時間。

本來這樣的分配挺好的,所有人都盡到了子女的義務,公平公正,不會有誰吃虧。但是,媽媽一到一家,就會引發家庭紛爭。哥哥姐姐們的另一半都很自私,不願意家中有癱瘓老人。為了照顧媽媽的事,哥哥姐姐們家庭紛爭持續,大有離婚的架勢。

為了不會影響哥哥姐姐們的家庭平穩,我主動請纓,獨自攬下了照料媽媽的重擔。哥哥姐姐們每人每月幫我一千塊錢,算作我照料媽媽的辛苦費。只是這筆錢我一分錢都衰落著,還往裏搭進去兩千塊錢。我一個人壓根弄沒動媽媽,給母親洗澡,換衣被子時,務必有人搭把手。

我去中介所雇家庭保姆時,一聽說是照顧癱瘓老人,沒有一個保姆願意幹。最後還是新來的陳阿姨,同意去我家中試一試。好不容易雇到家庭保姆,就算每個月交給陳阿姨五千塊錢薪水,早已超出了我的預算,我也毫不猶豫的把她領回家。

陳阿姨如今已經從我家中做了十多年了,幸虧有陳阿姨幫著我,不然我真沒辦法。家中有癱瘓老人,一天二十四小時需要照顧,饒是我與陳阿姨兩個人一起,仍然累到身心疲憊。我讓陳阿姨全天照料媽媽,我負責給她打雜,家中的一日三餐和所有的家務,全部都是我一個人完成。

我每月退休金四千塊錢,加上哥哥姐姐們幫我湊的三千塊錢,媽媽是一個沒有退休金的老人,七千塊錢我要交給陳阿姨五千塊錢薪水,生活過得捉襟見肘。我曾經提出過讓哥哥姐姐們多給一些錢,無奈他們的生活過得也不寬裕,沒辦法多給我錢。好在陳阿姨不挑食,日子省吃儉用的還能過下來,這是我最感到慶幸的區域。

張伯伯:

我的爸爸早已去世三年了,現在我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父親過世那年八十八歲,他生活不能自理那年七十八歲。爸爸之所以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是因為他患上老年癡呆。爸爸從七十六歲那年開始,就已經出現了老年癡呆的病症。

爸爸老年癡呆的早期症狀是外出以後忘掉自家的門牌號碼,找不著回來的路。帶到醫院去看,醫生說是老年癡呆,沒法根治,只能減緩發病的過程。醫院開了藥,每日給父親吃著,爸爸老年癡呆的病症依然一天比一天嚴重,直至徹底失去了自控能力。

自打爸爸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以後,他連自己的私家醫院病房費用名字都忘了,不願意行走,整天在床上躺著,都不會控制大小便,給他穿著成人紙尿褲,他總是借著身旁沒人拉掉,整得家中整天臭烘烘的。最重要的關鍵是,他連我這個孩子都不記得,心煩起來就打人,常常將我打的鼻青臉腫的。

百般無奈下,只好將爸爸送進了敬老院。爸爸不習慣住養老院,加上他脾氣暴躁還不懂事,估計在養老院裏經常被整理。每次我去養老院探望爸爸,他都望著我哭個不停。我心疼爸爸,就把他接回家照料,照料幾個月以後便被爸爸折磨得幾近崩潰,又把爸爸送去養老院。

在父親喪失生活自理能力的十年時間裏,他便在養老院和家裏奔走,循環往複。爸爸八十八歲那年,完全吃不進飯,去醫院檢查說是多髒器衰竭,一進醫院就開了病危通知單,父親住院的十天時間內,我沒日沒夜的照料爸爸,給它用最好的藥,依然未能留住他的生命。

父親過世以後,我傷心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來我終於想通了,即然爸爸健在時,我盡到了兒子的責任和義務,那么就沒有什么值得遺憾的事情。即然每個人都掙不脫死亡的運勢,那么坦然接受爸爸永遠地離開了我,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自從打開心結以後,情緒就恍然大悟,再也沒有因為父親的過世而糾結。現在我的生活過得很悠閑,感覺生活給我打開了新篇章。沒有生活不能自理的爸爸需要照顧,我終於可以由著自己的性子分配生活。如今我最大的願望,便是從我生命的後期,仍然能夠生活自理。爸爸生前遭過的罪,我至今記憶猶新,如今回憶起來,依然心有餘悸。

結語:

人生最悲傷的便是晚年,最悲哀的便是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這樣的老年人,他們是悲哀的,無助的,他們最需要得到的,是親情的溫暖和暖心的照料。必須兒女們合適地分配好老人的老年生活,照顧好老人每一個生活細節。

兒女們在面對生活不能自理的爸媽時,需要更多認知和寬慰。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心理十分的敏感和敏感,假如子女表現的厭煩或是勉強應對,老人便會感到非常的難過。子女每一個關注的行為,都能給癱瘓在床的老人帶來莫大的快樂和信心。

臥病不能自理的老人,他們最需要的,是情緒的陪伴,是兒女們守護在身旁帶來的歸屬感。兒女們時刻陪伴在側的老人,才是最幸福了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