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lth-today

中國公司:營銷驅動的運營模式走到了盡頭

迄今為止,中國最成功的企業,差不多都是走營銷驅動線路的公司。菲利浦·菲利普科特勒的4P組合營銷戰略,被中國公司使用到完美,自然,這兒的“商品”是指一般質量的產品,僅解決了“有沒有的難題”的商品。用“打概念”和產品包裝的方法提高產品payment gateways for woocommerce價值感;用“性價比”的方法處理產品競爭力難題;拼方式、拼終端;方式由線下鋪到網上,再由線鋪上到線下,從自建到代理,再從代理到直銷,從城市到鄉村,再由企業營銷部門延伸到顧客公司內部;砸廣告、砸地推、電話銷售,進入轉營銷、大客戶營銷、高層營銷、借勢營銷、數據營銷、病毒式營銷、競爭策略、事件營銷、明星代言等等各種營銷術輪流開演。

在公司內部,最巨大的部門是營銷部門,最巨大的員工隊伍是銷售團隊,較大的預算項是營銷費用。華為集團因其狼性文化營銷、大客戶營銷、與客戶權益捆綁營銷和數萬人的市場戰隊而大獲成功,也大受青睞。市場上,最發達的商業是傳媒,是廣告;最值錢的cnc machining rapid prototyping資源是目光資源,是流量,是粉絲;飛機和列車上來往的最多的商務類人員是銷售人員,是售後工程師。

在企業組織上,對業務部門實行企業化或“類”企業化管理,分公司、業務部是主要的主體類型。劃小權益企業,鼓勵各主體做市場的主動性;賦予更多的、更普遍的內部主體(包含骨幹技術人員)市場經營的權利與責任,甚至是全員營銷方式;權利配備和利益分配向一線單位傾斜;權重最大的業績指標是銷售指標,等等——越來越多公司,都在轉為以營銷作用為主體、為核心、為中心——雖然有時被冠於“客戶至上”的名義。

在上階段的中國市場上,這類營銷驅動的s19 pro 110t經營思維和運營模式是大范圍適用的,由於天上掉下來大量的空白市場和超大規模投資帶來的要求猛增,“搶市場”的效率至關重要,包含利用別人(主要是歐美國家公司)的技術、零部件、儀器、設備和基礎軟件等迅速“開發”(即拼裝)商品,甚至仿造、拷貝和反向工程國外企業的商品。最成功的(私營)創業者人群中,絕大多數是營銷出身。局限於價值經營思維的公司,反而是顯得與現實背道而馳和進展緩慢。

營銷驅動的運營模式,也是機會主義方式。而目前,這種方式正在趨於無效,原因是環境不同了:空白市場廣泛被彌補、長期虛假營銷和商品偽劣造成的顧客對中國公司的商品的廣泛不信任、消費者選擇和理性提升、社會一般技術含量的產品和業務無法阻止惡性競爭的來臨、中國市場的進一步對外開放,等等。營銷驅動的公司運營模式好像走到了盡頭;並且,“走到最後”的可能還不僅僅是這類方式自身,而是整個公司——在長期的營銷驅動的運營模式(包含文化)下,中國公司已經嚴重的技術人才外流、價值人才外流(2018年美國限購令下的“中興事情”,將這種情況直觀地展現了出來)和品牌泡沫化,創新精神廣泛缺失,中國企業戰略發展的基礎功能(特別是價值創造和價值競爭作用)欠缺發育,很多中國公司也因而好像來到了生命的盡頭。

繼續在營銷驅動的基本原則下精進和比拼,就如德魯克所說的是“在洞裏打洞”。中國公司可能進入一個經營思維和運營模式的轉換期。中國企業運營的重心,總體上,必須從價值生命期的後段往前段轉移,從價值運用向價值創造的方位轉移,從商業化運營階段向創新產品和競爭階段轉移,從產業低端向產業高檔轉移,從生態系統裏的外圍主體向關鍵主體的部位提高。價值生命期前端的運營,是一種智能性活動,重在實效性;後段的運營,是一種技術性活動,重在效率。價值生命期的後段是商業全球的“火爆”地區。